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二回 兵不厌诈
章节列表
第四十二回 兵不厌诈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辛评劝我道:“现在主公可是对逢纪言听计从啊,封他做统军,袁家马步三军近二十万的指挥大权都在他的手上,如果他真要对四公子你不力,您恐怕凶多吉少啊。”

审配看看外面天色将晚,也劝我道:“四公子还宜早走,若是等他带兵来了恐怕便走不了了啊。”

荀谌长着一个鹰勾鼻子,两片薄嘴唇,阴阳怪气道:“哼,那逢纪也不是笨蛋,他到这个时候不来肯定是怕在城内抓人引起骚乱,况且主公对四公子还是有一定的父子情份。”他把眼睛眯起道,“我看他是怕碍着主公的情面杀不了四公子,而且算定四公子会得到信息连夜逃走,如今这南皮城外恐怕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四公子你何时出城恐怕走不出五里就会人头落地!”说完他紧紧盯着审配。

审配本来是袁尚逢纪一伙的,因为当初我们北伐时曾经一起作战,所以他今天特意赶来告诉我,本来就遭人怀疑,此时一见荀谌话里有话,他如何听不出来,气得腾地站了起来,指着荀谌怒道:“三公子也好,四公子也把,同时主公骨血,我虽然奉主命辅佐三公子,但也不忍见四公子死于贼手,特意来想告,你怀疑我是什么意思?”

荀谌还要说话,这时赵云来到我面前单膝跪地大声道:“虽城外有千难万险,云拼得性命誓要保护主公安全回到蓟县!”

我正迟疑不决,忽然亲兵来报:外面有一个人自称是兴城海军,要见主公。

我一听见“兴城海军”四字顿时心中大惊,急忙令来人近来,果然,是一个海军打扮得模样,满脸风尘之色,一进来便跪在地上嚎啕大哭,我一看这个NPC也怪有意思的,连忙问是怎么回事,那人哭道:“我们败了,兴城失守了啊!”

我吓了一跳,因为一旦兴城失守,我军补给线便被彻底切断,前面数十万大军即将毁于一旦,我急道:“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丢的?没有向锦州方面求援么?”

那士兵哭道:“本来我们一直在兴城码头建船,建了上千艘,前些时风都督忽然接到襄平令箭,说是敌军已经被我军困住,就要发起最后的歼灭战,让我军配合过辽东湾登陆平郭,风都督带着我们十万海军横渡辽东湾,一路乘风破浪赶往平郭,结果刚一出海便在一片礁石区中了敌人的埋伏,敌人的超级忍者部队纷纷出击,又防火烧了我们的船,结果我们十万大军全部被烧落海底,风都督到现在生死未卜,将军啊,你可要为我们风都督报仇啊。”

我跺脚骂道:“完了完了,兴城一失,我军后路便断了,前面黑山襄平两路人马就得全军覆没啊!这下先前数十万弟兄的血算是白流了!”我急得一脚把那个报信的小兵踢了个跟头,“既然兴城都没了你不去蓟县找徐元直跑到这里来干什么!”那小兵默然退了出去。

赵云急道:“主公不可……”

我嘿嘿冷笑:“逢纪老杂毛出的这个主意倒是够损的啊,哼哼,不过他对北方战事不熟悉倒也骗不了我。”

辛评三人大惊:“怎么……这难道是逢纪的……”

我冷笑道:“不错,北方战事我很清楚的,现在我们在襄平把辽东的海军和玄菟的陆军后路都给断掉了,而我们由陆路顺鞍山营口一线收复辽东势如破竹,若是收复辽东,敌军海上部队便成瓮中之鳖,水上浮萍,这个时候西门秋月绝对不会傻得随便动兴城海军的,而且蓟县有徐元直在,沿海一线都派了重兵守护,日本军么那么容易攻下兴城的,况且,我才来南皮,他们怎么会直到我在这里?”

荀谌疑惑道:“四公子果然天资聪慧,不过此时逢纪恐怕真的已经围了南皮城,四公子还要早做定夺。”

其实兴城沿海一线还真是我的心病,一旦敌军登陆成功,那我们前面所有的努力全部都白费了,立即打回原型,而且势必元气大伤,我闭着眼睛琢磨了一下,却也是没有个主意,暗叹道,若是贾文和在这里一定能给我想出一个绝妙的法子来,可是……唉,这次来南皮实在是失策。

忽然我眼前一亮,倒是想出了一个主意,问辛评道:“那刘和现在住在哪里?”

荀谌不屑道:“那小子不过只是主公的一颗棋子而已。”

我笑道:“我知道他没有能力救我,只是一向听说他棋艺果然,现在长夜难熬,正想去找他对弈一局。”

审配几人大惊:“四公子你怎么……如今已经是烈火将要燃眉,您怎么还……”

我摆手道:“我刚才忽然想通了,只要我在南皮城里稳坐,逢纪估计大家的面子,想必是不敢把我怎么样的,哈哈,既然反正一时半会也走不了,正好那刘和将来也是要当皇帝的,我也去跟他亲近亲近,哈哈,哈哈哈!”说完我向三人一抱拳,“辛评先生还没有告诉我啊,哈哈,到底刘和现在住在哪里呢?”

辛评叹道:“眼下也确实别无他法,刘和现在便被软禁在流园,唉,四公子但去,我们回去定要想出一个法子来保您。”

我笑吟吟地把他们三个送出房去,令赵云在这里等着,把所有虎步营弟兄集结在一起,然后在府内随时待命,我自己换了一身白杉,把自己打扮得帅帅的,徒步出府迈着四方步一步三要皇地望流园而来。

一路上我还左右看着各处风景,溜溜达达,等走到流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流园门口有八个高级武士看守,四周还有一队队的官兵巡逻,为首一人倚枪而立,正是河间四庭柱之一的张郃,我暗自吃惊,没想到袁艄竟然派了张郃在这里看守,心理暗暗叫苦,正着急间,忽然看见百米之外又一个“奴隶市场”专门出售各种NPC奴隶,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一般有钱的玩家都会花点钱买一个NPC少女回家XXOO,还有的买青年男子奴隶做自己的随从。

我晃晃悠悠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走进奴隶市场,只见一个个台子上面都跪着一排排的奴隶,破衣烂衫垂头丧气的,大部分都被锁链锁着,奴隶主们大多是本城富户贵族,据说那许攸家里便是干这个的。

我四处转了一圈,不断有奴隶主过来招呼我,向我推荐他们的“美女”我都摆手不要,最终挑了一个二十**岁身材壮士的青年,我花了一两金子买下来,然后牵着他脖子上的锁链走出奴隶市场。

东张西望看了一圈,忽然见正北走来一个彪形大汉,一双长腿赛过大象,而更妙的他是一个玩家,我心中暗喜,真是天助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