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一回 家事国事天下事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一回 家事国事天下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袁绍拉我坐他旁边,这才说道:“现在天下大乱,两朝并立,曹操奸贼阉官祖宗竟也立君称相,董氏考拉虎狼之犊也敢称王霸士,实乃无法无天之客,不足留也,前太傅幽州牧襄贲侯刘虞伯安公衷心汉室,身负大才,当年我便劝其早登帝位扫荡六合,剿灭群贼,中兴王室,可惜天不佑人,伯安公英年早丧,天幸其子刘和在此。”说着向旁边坐着的那个华服少年一指,“这便是伯安公之子刘和,也是汉室宗亲,少有胆气,实乃英俊大器,麟儿可与之兄弟相称。”

看那刘合年龄才及弱冠,应该比我小,虽然长相俊雅,但脸色苍白,眼神中隐藏着几丝的恐惧和不安,又有几分嘲讽的意思。

看看老袁啊,口口声声把人家拉过来做皇帝,其实心中根本就没有把对方当回事,张口刘和闭口刘和,而且跟人家平起平坐,还让我跟他兄弟相称,那将来他岂不是太上皇了?

我看了看刘和,站起来微微躬身施礼:“刘兄。”

刘和也是微微点头,答了一声:“贤弟。”

两人的“见面礼”便算结束,我重新坐回座上,这时袁绍又拿出一个玉雕的大印来,向我笑道:“麟儿可认识这是什么?”见我不答,得意笑道,“这便是皇帝的玉玺啊,下月初三便是黄道吉日,我已命人在城南建一受命台,到时我把这玉玺交给他,行帝王大礼,到时可名正言顺,扫荡天下,扫除盗贼,我们父子三人皆做国相矣!”言毕哈哈大笑。

我脸上似笑非笑地问袁绍:“那这么好的主意到底是谁想出来的啊?”

这时我看逢纪小眼睛里精光一闪,脸上显出几丝慌乱。果然袁绍大笑着指着逢集道:“如此妙计皆出自逢公耳。”然后又向逢纪笑道,“等我为国相,你当列位三公。”又向其余众人道,“尔等皆为列侯。”说完再次大笑。

“哦?原来这么好的计策都是逢先生想出来的啊。”我走下座位,向逢纪走过去,猛然大骂一声,“操你妈的,净出馊主意害我们!”说完抽出七星龙渊剑望逢纪斩过去。四周的人齐声惊呼,谁也没有想到我会要当着袁绍的面杀人。

逢纪其实早就对我有所防备,看见我从椅子上站起来他就在后退了,我这一剑被他躲过,把他身后一根脸盆粗的柱子砍作两段。

逢纪躲过一剑,连滚带爬急忙往屋外跑,我早就防备着他逃走,现一步跨过来讲他去路挡住,逢纪见势不妙,慌忙间又向袁绍身前跑去。

袁绍气得大怒:“孽子,你要干什么?”闪身将逢纪护在身后,袁尚也抽出宝剑护在袁绍身前,大声道,“四弟,难道你要谋反么?”

我大声喊道:“这个逢纪操他奶奶的竟然出这等馊主意来教你,这是要讲我们袁家害得连灰都不剩啊,你还护着他,哼哼,我今天一定要亲手宰了他!”

旁边审配荀谌辛评等过来劝阻,我身后赵云横剑对他们怒目而视,浑身散发出令人窒息的杀气,在场所有人无不肝胆骇裂,皆不敢上前阻拦我,只能在后面大声喊我不要意气用事。

袁绍指着我大骂:“孽子,你到底要干什么?逢公在为父初到河北的时候便追随于我,数年来出谋划策立下汗马功劳,而且这次勤王大计也是绝妙之谋,你怎能如此不堪?”

我瞪着逢纪道:“如今天下东西两汉并立,一拥长安,一立许昌,天下诸侯莫不二者之属,前些时我们跟考拉银星等数家联手讨伐曹操,尚且有官渡之败,如今我们一旦自立天子,外失强援,到时若是考拉和圆月银星联兵伐我,曹操乘虚过河,我们以何御敌?此乃垃圾之举,只有逢纪那样的煞逼才能想出来!简直就是陷我们袁家于绝地,今天我不杀他,难解我心头之恨,看我把他一刀两断,然后再跟你老人家谢罪!”

我大步上前,袁尚挺剑阻拦,我手起一剑,把他手中宝剑削成两段,趁他惊愕之际,一脚“断子绝孙脚”正中要害,左手一拳把他打到一边,挺剑上堂要杀逢纪。

袁绍一看我对袁尚动手,又是心疼又是生气,浑身都开始哆嗦起来,冲门外吆喝卫军近来将我拿下,一边挡在我和逢纪之间。

说实话,现在袁绍没有带兵器,我要是一剑杀了他也不是没有可能,他在我眼里不过是根当年华佗李时珍一样的一段程序罢了,不过一旦我一剑杀了他,我可就背上了“杀父”的臭名声,到时天下谁还能跟我?已经跟我的赵云徐庶沮授等人恐怕也得离我而去。

我绕着袁绍追赶逢纪,那小子其实也是一个大术士,只不过碍于袁绍的面,不敢随便用拿符砸我。他像一个过街老鼠一般,滑溜非常,绕着袁绍跑了好几圈我都没追上。

这时外面高览领一队近卫军近来,赵云一人挺剑拦住,跟高览等人对峙,袁绍大声吆喝高览把我拿下,我看今天是杀不成逢纪了,咬牙切齿地道:“好吧好吧,既然今天父亲做主,我便绕了你**一条性命,日后如果再敢出这样的馊主意,我一定去你相上狗头!”

我骂完又向袁绍道:“既然您铁了心要立新帝,我也没有办法,只有奉行而已,只是还请您三思而后行,辽东战事暂时有沮君主持,不必操心,我可再次等封禅之后再回去。”说完不等袁绍回答,转身往门外走去。

高览领一队近卫军把我拦住,我瞪了他一眼,手中龙渊剑一挥,把挡在身前的三把宝剑一起削断,高览望了袁绍一眼,见袁绍摆摆手,他才领手下退开。

回到原来我和袁阅袁尚公用的的府第,领过虎卫军安排在我的院落,赵云过来劝我:“谋逆反叛之事,主公切不可做,天下万民将于水火之中。”

我低头想了一会,然后派人到辛评府里下名刺,约定晚上去登门拜访。

不等天黑,辛评先来找我,一进门便急道:“四公子大货临头矣,你可连夜速回辽东,在不要回河北了。”

我急忙问是怎么回事,不等辛评说完,人报审配来访,他刚一进屋也是大叫让我回辽东躲避:“此地不可留,逢纪已经开始集结人马要来害四公子啊。”

我一愣,没想到这逢纪竟然如此嚣张,忙问道:“父亲怎么说,他不管么?”

审配低头不语,辛评叹气道:“逢纪跟主公说四公子您在外拥兵自重,不服父训,等打退倭寇就会挥兵南下取冀并二州,要造反啊,三公子挟父宠在旁撺掇,主公便同意先将你软禁起来,而逢纪又暗中告诉手下一旦将你抓住立即斩首,四公子还不快快里去,恐怕逢纪的兵马已在门外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