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章 议立北帝
章节列表
第四十章 议立北帝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吾儿天宇,代父出兵扫荡幽州,败公孙于代燕,创倭寇于辽东,威名盛于河北,不负我袁家“麟儿”之名,父心甚慰。

今天下分崩,汉室颓危,四海之内,草芥之属,敢自称王;且诸侯拥兵自重,不达王义,虽宦官奸佞之徒亦高作庙堂,鱼肉天下,此实不可留于天下也。

建安四年,奸贼曹操乱国欺主,威逼弘农王称傀儡,自立都城于许县,为父不看劳苦,起兵征伐,七月渡河,誓与贼决一死战,以振我大汉天威。想那曹操,奸险刻薄之徒也,先使诡计斩我大将于白马,后又谋和倭贼入寇我国,此诚万世之贼坯也。

父于军中偶感重病,无奈撤兵旋归南皮,数月时日,有感而闷于胸间:想那暴臣董卓,实乃西凉恶犬,废立皇帝全凭一心,谋反之情天下之人共睹之矣,幸天理昭昭,死于长安,奈今其子董事考拉与其一丘之貉,挟帝王于长安,以大汉天子为木偶耳!

如今汉室分为两半,东西朝廷并立,为父思之,西汉陈留王协乃乱臣董卓所立,已为乱臣贼首耳;东汉弘农王辨乃奸贼曹操所奉,不过锦衣走肉耳。此二处名为天子,实少有德行,愧称帝王之号,有负天下万民所望。

父观原太傅幽州牧襄贲侯刘虞伯安公,治土有方,广有智慧,可登帝位,重振汉室朝纲,怎奈其英年早丧,亡于匹夫公孙瓒之手,吾时叹息。今有其子和少有胆气,英俊之器也,可看重任,为父以招大臣商议,欲奉和为大汉天子,为父自领大将军,坐拥幽冀并三州之地,奉天子以正天下,则我汉室幸甚!天下幸甚!袁氏幸甚!

接吾信日,吾儿速归,共谋大业,勿负父望!

靠你姥姥的!这个袁大头的脑袋还真不是一般的大,看考拉在长安保着汉献帝,看曹操在许昌保着汉安帝,他这傻逼竟然要在冀州再立一个皇帝,这个傻蛋,混蛋!

我气的把他的信撕成粉碎,扔在地上又用脚奋力踩了几脚,徐庶等人不知道信上究竟写了什么,竟然让我发了这么大的火,一旁沈风忍不住问道:“阿狼,你到底怎么了啊,老袁跟你说什么了,不就是一个NPC么,不值得发这么大的火啊。”

我看了看徐庶,强自按捺下心中的火气,向沈风道:“这徐元直是三国的牛人,能得到他赞不绝口,兄弟你肯定是个人才啊。”

沈风不好意思地笑笑:“哪里哪里,呵呵,我就是打仗的时候喜欢动动脑子而已。”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我南皮那边有事啊,现在必须回去一次,而且我也必须带元直回去,这里能不能请兄弟帮我照看照看?”

沈风顿时一脸严肃:“打小日本也是我心中所愿,这话不用你吩咐,我既然来到这里,就一定会尽全力消灭敌人。”

我笑道:“好!我现在就封你做横野将军,这三万大军就全部交给你指挥了,南面北面的敌人不定期的时常来骚扰,甚至还会有大火力的强行攻击,还请兄弟一定要死死守住此地,配合我另外两路大军全奸敌军!”

沈风先是一愣,没想到第一次见面我就给了他这么大的权利,郑重地向我说道:“有我沈狂人在这里一天,保证本溪不丢,半个鬼子也休想从我这里通过!”

“好!”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又唤过沮鹄,让他在这里帮助沈风拒敌,然后我带领徐庶马超和五千虎步营又回到襄平城。

我把前前后后的事情都跟西门秋月说了,她眉头紧蹙,叹了口气道:“这边马上就要发起总攻跟日本人决一死战了,那个袁绍啊,就是给我们没事找事,净添乱子。”

我苦笑道:“没有办法啊,我必须回去阻止袁大头保刘和称帝,要不然我们恐怕要面临四面拒敌的危险,到时候我们后方就撤地完了,到时候不用小日本来打我们,我们自己就得完蛋,另外我也得先到幽州把沮授换过来,那个傻子肯定是忠于袁绍的,如果袁绍一旦被打得逃到幽州来,又反坐在我们的头上,那我们离灭亡恐怕也不远了。”

西门秋月点点头:“你快去快回吧,这里还有我,而板井士郎也是用兵好手,他手里还有百万大军,我们不可能很快就把他拿下的,而且我们还得防备着南面过来的援军。”

我搂过西门秋月在他额头上轻轻亲了一口:“好媳妇儿,等我不在的时候,这里可就全靠你了,多跟黑山的贾诩保持联络,争取稳扎稳打,因为日本还有一个元帅在乐浪,我们还得保存下足够的实力去跟他打。”

交待完这些,我把虎步营和马超都留给西门秋月,自己跟徐庶带领一千二百虎卫军,全部都骑上快马,昼夜加急赶往南皮。

去南皮的路上,我先到蓟县,沮授赵云一看见我来了,急忙出门相迎,沮授愁眉苦脸地问我:“主公让我们这里送去十万人一年的粮饷,说是要实国强兵,但我们现在六郡一国收上来的银子和出产的粮草只够供给前线数十万将士的军用,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送往南方啊。”

我摆摆手:“这件事以后就不用沮君费心了,我让元直来接替你,目前襄平危急,沮君可昼夜赶往战斗前线,领兵作战出谋划策为国家效力!”

沮授没有想到我竟然会下这样的命令,不过他对我们袁家是绝对没有二心的,他给我施了一礼,然后去跟徐庶交割印绶,当晚便连夜骑快马赶往襄平去见西门秋月。

第二日,我留徐庶接替六郡一国(六郡是指主角现在所占领的代郡、上谷郡、范阳郡、渔阳郡、右北平郡和辽西郡,一国指得是蓟县所在的燕国)事务,田豫为副,特别嘱咐他们“一切按照我的将令行事,其余所有人的命令都不要听,如果要是袁绍那边可以让他派人去找我,除非接到我的命令才可以行动”然后留赵统、赵广、孙仲、赵弘、韩忠五将留守,我领赵云和虎卫军又一路赶来南皮。

一回到南皮袁绍迫不及待地把我找了去,我一看一屋子里袁绍上座,旁边还有一个华服少年,逢纪正眨巴着小眼睛紧盯着我,眼里精光闪闪,其余审配荀谌辛评等也都在列,袁尚立在袁绍身旁。

我领赵云带剑入内,袁绍一看见我进来,急忙从座位上下来,过来抓住我的双手,看了半晌,忽然垂泪道:“吾儿瘦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