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九回 襄平之战
章节列表
第三十九回 襄平之战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心似黄河水茫茫,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恨欲狂,长刀所向,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何惜百死报家国,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我在马上奋力擂动御赐战鼓,全身内力激荡,仰天高唱《精忠报国》,慷慨豪迈的歌声配上震天撼地的沉闷鼓声,好似能直接颤动人们的心脏,无论是玩家还是NPC全身血液都沸腾起来,士气值竟然达到空前的三百!三军将士奋勇杀敌,就连西门秋月都是一脸肃然。

“马蹄南去人北望,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歌声转入高潮,我军士气达到空前的最大值,典赫因为前些天被流失所伤,心中一直憋着一股怨气,此时受我个省感染,胸中豪气顿生,将坐下地级“狮子骢”催动起来,带领身后一支人马从左路杀过去,双铁戟横扫斜刺,倭军当者披靡,一队队的足轻队拥上来,在纷纷倒在他的马下;那边入冢狂斧也是跟吴辽一样的悍将,坐下地级白虎王也是彪悍异常,虎吼连连,震得阵内飞沙走石,人仰马翻,一柄车**小的开山斧一个横扫就撂倒一大片,所过之处,敌军全部被拦腰斩断,他还另备无数把小斧头,一旦地将来敌,不等对方近前,就一把抓出六把小斧头成“漫天花雨”式打出,打死便算,打不死在抡大斧上前决一死战。

“我愿守土复开疆——堂堂中国要让四方——来贺!”我一曲唱罢,带领中军的带领中军的黄晟和朗朗土豆三人已经冲到襄平城下,我五路出击,散在襄平城下的倭军被分割成数块,我收起御赐战鼓,拿出方天画戟向西门秋月道:“媳妇儿啊,我也忍不住了,你在这里看为夫杀人!”

西门秋月很善解人意地点点头,笑道:“多杀几个啊,注意自己安全。”我心中一暖:在才是俺的贤妻么,它既不跟撒娇缠着你,也不任性地要跟着你,只是在阵外面带笑容地看着,替你担心着。

我哈哈大笑三声,留下沮鹄领虎卫军保护西门秋月,我自带大兵冲上去扫荡倭寇,一催坐下闪电追风马,如一道闪电般飞入敌阵,迎面过来一队队的足轻队,这些低等级的初级步兵哪里能挡得住我?画戟左右一哗啦,借着战马奔跑的气势,一蓬蓬血雾喷起,数十颗脑袋就像秋天收获的果实一样,在血雾中飞向天空,在空中旋转数周,仿佛要在临死之前再看一看这个令他们悲哀的世界,然后再坠落到地上,被后面的军队踏个稀烂,红的白的涂在烂泥里。

襄平城内的马超看见我们来救援,也打开城门带铁甲骑兵出来跟我们会和,我大军扫荡之下,倭军很快就溃不成军,哭嚎着四散奔逃,我又带兵随后掩杀,倭军十停去了九停,只剩一队残病败马保着主将往南逃走,刚转过一个山坡,忽然三声炮响,坡后转出一支人马,为首大将白袍银甲,正是常山银飞将赵子颖。

赵影听见北面喊声震天,他本就是个性急的人,如何能忍耐的住,此时正好有人送上门来了,他长啸一声,便催马而出,手中枪舞出遍身银光,挡在他身前的倭兵倭将纷纷如败草一样倒地,每个人都是被一枪命中咽喉而死!

我带领众将随后杀来,跟赵影合兵一处,倭军大败,数百骑保着主将夺路逃走,还没走出十里,忽然道旁又是三声炮响,树林里杀出一支人马,为首大将正是常山魏文魏子通,倭军主将大骂着催马来战魏文,二人交手二十余合,魏文大喝一声,一枪刺中敌将咽喉挑落马下,剩余倭兵尽被魏文带兵杀死,令众军拎着人头带回襄平城去请功。

我带人回襄平城,不等进城,西门秋月拦在城门口道:“徐庶在本溪,那地奔来便无城可守,他手上人又不多,这里都遭到如此激烈的进攻,那里战况恐怕也不得安宁,你还得立刻带兵去增援。”

西门秋月刚说完,马超便急道:“这些天因为听嫂子密计守城,不能厮杀,可憋坏了我了,正好此时带兵去救元直。”

我知道西门秋月的意思,那本溪也是个紧要的地方,我这次去不单单是支援徐庶,最主要的是要在那里做一下安排,现在板井士郎在沈阳一带的近百万大军已成孤军,他们的后路已经被我彻底封死,没有了后勤给养,他们得马上打算跑路,接下来马上就是我军发起全面进攻的时候,所以徐庶那里是一定要安排一下的。

我留众将跟西门秋月守襄平,自带马超沮鹄领三万兵去本溪,此时的本溪还只是一个小型的新手村,徐庶领五千虎步营在这里深埋鹿角,广挖战壕,修建了不少的防御工事,村里的玩家跟其他村子一样,要么在当初日本人进村的时候就战死了,要么就投降跟着到前线打仗去了,所以现在本溪只剩下徐庶这一支队伍。

一路行来,徐庶领兵出村迎接,一见我施礼道:“前日奉主公将令,严守此地,日间曾有数股敌人试探部队前来,尽皆被我们杀散,幸不辱命!”

“那当然了!”我拍着徐庶的肩膀,“小徐办事,我可是很放心的,哈哈。”徐庶现在还是一副少年的模样,跟马超差不多,我自然是叫他小徐。

这是我看见徐庶身边还站着一个人,他身穿狻猊对嵌甲,头戴蓝碧点金盔,腰挎龙泉宝剑,年纪不大,满脸都是英武之色,我问徐庶:“这是谁啊,怎么我没有见过?”

徐庶急忙给我引见:“这是玄菟沈阳人,名叫沈风,字天奇,文武双全,也是我们大汉的英俊之士,听闻我军在这里打仗,特意带着手下八百弟兄前来相投。”

沈风看见我似乎很是高兴,过来拉着我左看右看:“你就是袁狼喽,哈哈,早就听说多么多么厉害,今天一看,果真名不虚传啊,哈哈,我原来就是浑河上一水贼,手下有八百NPC小兵,当初鬼子进村时我们都顺河而下,躲过了日本人,这次听说狼哥和狼嫂在这里大破倭寇,我们特意过来助战。”

徐庶在一旁插言:“沈天奇忠直智谋之士,这些天帮我御敌可出了不少力气。”

我也笑道:“好啊好啊,又有一个兄弟加入我们啦,哈哈,今天我不喜得本溪,唯喜得沈天奇耳。”

沈风本是一个玩家,一听我此时竟然冒出古文来,倒是一愣,我哈哈大笑着,跟他勾肩搭背进了村子,一面派人修筑各种防御工事,一面大摆宴席,先大吃一顿再说。

我在本溪住了三日,第四人一早,就有一个身穿冀州军服饰的士兵飞马加急而来,自称是袁绍的亲兵,然后拿出一封袁绍给我的亲笔信,我拿过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紧接着把那信撕成粉碎,顿足骂道:“操你奶奶的,老子我灭了你们!!!”

(大家猜一猜,袁绍给主角的信里究竟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