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五回 日本先锋
章节列表
第三十五回 日本先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日本五万七八十级的精兵,我们七八万五十五级的十战龙虎军,在台安城外不足十里的地方展开了艰难的肉搏战,双方都已经杀红了眼睛,不再估计什么阵型配合,只是一味的杀戮,地上的鲜血混着原本的积水在苍茫的大地上涂上了厚厚一层血浆,坑洼处一脚踏过去,血水四处飞溅,碎骨烂肉洒的到处都是,一脚下去就可能踩到人的半个手掌或者是一条大腿。人尸马尸堆积如山,内脏都留了出来,一堆堆白花花的肠子混在泥泞里,被马蹄踏得稀烂。

战斗还在继续,我起在马上也是杀的疯狂了,方天画戟左右穿梭,如闪电般不断蹿出,每一次打出去,都能收割一个敌人的生命,可还是杀到手软,身前的倭国士兵不要命的冲过来,他们骑在马上,有的使加长枪刺,有的使经过特殊加工过的加长加宽的重型武士刀——日本的重装雉刀骑,大刀每一次砍出都能带起一蓬血雨,有时往往能一刀砍死我们三个轻骑兵,简直就是挥之不去的梦魇。

典赫两柄大戟舞成两团光幕,凡是靠的近的敌军立即就被砍成数段,黄晟的破军刀大开大合,所过之处无人能挡,另一边吴辽和入冢狂斧也在死战,两个人都是猛将,一个是乌丸猛男,一个是威震中原的白虎校尉,一个狼牙棒扫过,敌军便成肉饼,一个大斧劈出,敌人定成两半,这四个人下手都是最狠的,他们所到地方,倭国将领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都让那些NPC往上拥,拼死挡住。

另一面赵影也杀起了性,一杆银枪在身前舞成光幕,跟他交手的敌军几个回合便成了筛子,土豆虽然身材矮小,但脾气暴躁,一对八棱水磨镇山锤如车轮一样抡开,不管遇上什么尽数砸扁,朗朗本身材高大,一杆寒星绿沉枪也比普通的枪长了不少,挥扫之间占了不少优势,呼喝之间长枪点出敌人纷纷落马。

所有人中,却还是张三最为稳重,虽然苦战多时,但手中衬金斩马刀仍然不慌不忙地一刀刀挥出,做到稳准狠,每一刀劈出都能砍下一个脑袋来,魏文枪法也是丝毫不乱,虽然杀敌比不上赵影,但却是稳当持重,孙杨和清魂搂主没有冲入敌阵,他们还在指挥着两大队枪手互相配合着交错进攻。

敌人中军的护卫力量实在是太强,虽然没有什么厉害的主将,但是只要一靠近中军,立即就会有大队的人马冲过来,拼死也要把你拥得退回去,我和典赫黄晟连续数次都被一堆堆的日本兵拥了回来,气的干着急没有办法。

看看体力值和内力将要告罄,我一戟荡开阵脚,迅速从葛仙翁戒指里取出一大把大还丹扔在嘴里,然后虎吼一声,画戟上凝聚内力,往下劈出,连打出三道“五岳华斩”,十五道半月刀气在下,又发出两道“御气神刀”在上,连穿透十数人劲力才消散。

看身前敌军松散了不少,我跃马而出,直往土坡顶上倭军统帅杀去,两旁重装雉刀骑和武田赤备队杀来,我右手持方天画戟,左手拿七星龙渊剑,硬是杀开一条血路,徐庶指挥虎步营在后,分成数个小队,外围用重盾保护,下面钩镰枪钩马脚,上面用巨矛刺马上骑兵,彻底解除了我的“后顾之忧”。

另一边黄晟听见我的啸声,立即把破军刀扬起,也是大吼一声:“万里沉沙!”一刀金黄色的刀气劈出,挡在身前的十几个人全部被劈成两半,眼前的道路都被血雾罩住,他也纵马冲上;一边的典赫不甘示弱地发出了“炎云爆裂斩”,一大篷火焰包裹在双戟上打出,附近的十几个敌军全部被打成肉酱,典赫也纵马冲上去。

坡顶上倭国将领见我们分三路冲上,立即命弓骑兵往下散射,令六员战将两两杀过来,黄晟正往上冲杀,忽然满天箭雨迎头“泼”下,急忙用破军刀拨打,身后的士兵如草一样倒下去,急得大叫,两将飞马杀来,他左拦右挡,抵挡不住,急忙拨马往坡下扯去,后面两将追来,黄晟在马上取出养繇基神弓,搭上流星箭,运起家传“流星赶月”返身射来,“嗖嗖”两箭,两员倭将尽被射中咽喉落马而死。

那边典赫也被一蓬箭雨射得穷于应付,坡上两将杀来,典赫挥舞双戟迎战,不三合,忽然左面锁骨处中了一箭,他身子疼得一颤,一员倭将挺枪刺进他的左肩,高高挑起,典赫被挑在空中,右手铁戟飞出,顿时把那人脑袋砍掉半边去,那人滚落马下,典赫也跌落到地上,另外那将挺枪往典赫胸口刺来,忽然一声弓弦响动,倭将咽喉中箭落马而死,却是黄晟飞马过来救了典赫。

因为典赫和黄晟帮我分担过去不少攻击,所以我这边倒是轻松下来不少,同样是两员倭将杀来,徐庶在我身后命令虎步营的强弓手向上攒射,虎步营用的都是一级上品的开山弓,那是仅次于人级神器的,劲力极大,数十箭射出,两员倭将还没等冲到近前便被射成刺猬,我用画戟不住斩杀冲过来的敌兵,用龙渊剑拨打飞过来的箭失,好在虎步营帮我射杀了不少敌兵,我很快便冲到坡上。

那员倭将见我竟然冲上来,吓了一跳,附近的弓骑兵都被虎步营杀散,他急忙令身后四将冲过来,我一招“诛邪”将左边两将逼退,右边那两将挺枪刺来,我左手龙渊剑挥出将一人枪头砍断,晃身躲过另一人的一枪,龙渊剑起处,将那人由肩至肋砍成两断,剩下那将惊愕之时,被我画戟在空中划了一个大弧,他用枪一挡却挡了个空,被我一招“偃月戟”削掉了脑袋。

剩余两将大叫着冲上来,我舞开画戟战不到十个回合,左手取出一只小戟甩手打出,一人脸上早着,翻滚落马,剩下那人也被我一戟刺于马下。

那员敌军主将见我顷刻之间便连斩四将,不但没有逃走,眼里反而爆出喜悦的光芒,嘴里用日语“叽里咕噜”不知再说着什么,绰枪向我杀来,我舞戟招架,枪戟并举,连斗三十多个回合部分胜负。

这时敌我双方见到各自主将在坡顶上死磕,也都纷纷朝这里涌上来,徐庶指挥虎步营一面在坡顶跟敌军一队雉刀部队火拼,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其实虽然是夜里,但是天色并没有多么黑暗,反而跟白天一样阴沉沉灰蒙蒙的,虽然光线很暗,但仍然能看出数里之外。

转眼之间我和那员倭将又斗了三十多个回合,却仍然是部分胜负的局面,我心里着急,忽然听见东方有大部队行军的声音,暗道一声:“不好!”肯定是敌军的步兵援军来了。

我一失神的功夫,不小心被敌将一枪刺在左肋下,疼得我身子一颤,幸亏我穿的“曜日连环铠”是地级上品神器,要不然肯定会挂的。

我知道对方的枪也是宝物,用龙渊剑看不断,情急之下忍痛用左臂把它刺进身体的枪杆牢牢夹住,右手方天画戟朝后上方高高扬起,全身内力都灌注进去,戟上血光渐浓,最后形成一把直刺天空的硕大血刃。

“屠龙斩!”我大吼一声,一戟挥下,敌将被连人带马砍成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