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四回 身陷重围
章节列表
第三十四回 身陷重围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看着远处驰来的大队人马,我端坐在马上,将方天画戟一摆,冷静地吐出两个字:“列阵!”

好在我们这里只有将领是玩家,军队都是NPC的,很快就在我身后,背倚城外大寨列成阵势,其他诸将也跟在我身旁一字排开,静静地注视着远方灰蒙蒙的天底下飞速赶来的队伍。

“阿狼。”赵影上前道,“我看敌军远道而来,我们应该趁他没有列阵完毕之时冲乱他的阵脚,才是上策。”

我点点头,唤过赵影、张三、吴辽和入冢狂斧来,令他们四人各领两千连环甲马由四个方向冲杀进去,另安排孙杨领一万强弓手射住阵脚,典赫黄晟领骑兵伏在阵后。

日本大军来势凶猛,前面正是一队重骑武田赤备队,后面还有大队的弓骑和重装雉刀骑,看样子最少也得有五万多人,竟然全是精兵,铁蹄踏地,我们都感觉到自己脚下在簌簌发抖,幸好我这次带来的十万人都是经过特殊训练过的十战龙虎军,若是普通的四十级官兵只面对敌人这个气势便要两腿打颤了。

敌军转眼间冲到三百步之内,赵影一马当先挺枪从左翼冲出,几乎是同时,张三挥刀从右翼冲出,二人身后跟着重装铁甲包裹的连环马,每三匹马为一组,中间用铁链连接,冲阵之时,三马飞驰,中间连接的铁链变成了一把锋利的刀刃,无论撞到什么都会瞬间切开,有的时候全力奔跑,能把敌军一匹马切成两半。

前面赵影和张三刚过去跟敌人接上火,这边吴辽和入冢狂斧一驱黑虎一驱白虎,抡起狼牙棒和开山斧领兵第二波冲过去,四将皆是万人之敌,冲锋陷阵也算是“沙场老将”,带着八千连环甲马,犹如四把利刃从四个角度望敌阵中切过去。

敌军内一个日本将领把手中日本军刀往空中一指,口中用日语叽里咕噜大声喊着什么,不过最后一句却是用中文喊出来的:“士兵们,狭路相逢勇者胜,我们大和民族的勇士们,用你们敌人的鲜血来表示你们对卑弥乎女王的忠诚吧。”他这几句话一喊完,那五万多日本兵立即便像服了兴奋剂一样,宫骑兵在后攒射,武田赤备队和重装雉刀骑纷纷打声嗥叫着迎上了四将率领的连环甲马。

由于连环甲马只有五十五级,而对方都是七八十级的超级精兵,虽然在冲阵和连环上占了一定的优势,但很快就被强大的阻力缓和了下来,我一看大惊,连环马现在已经冲到敌人阵中,一旦速度慢下来,被对方困住那边只有死路一条,我急忙唤过魏文,让他领一万钩镰枪手从左侧尽量避过对方的弓骑冲过去,单钩马腿,令清魂搂主领一万长枪兵从右侧冲去过,单砍马上将。

魏文和清魂搂主各领命过去,对方那名日本将领忽然屋里哇啦大叫一声,他身后阵型立即转变,弓骑兵排在两翼,在马上张弓攒射两侧冲过去的钩镰枪队和长枪队。日本弓骑兵用的都是超强的硬弓,而钩镰枪手和长枪手对弓箭的防御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几波箭射过来,从在前排的数百钩镰枪手和长枪手全部倒在地上。

“去你妈的!”我大吼一声,在马上把方天画戟一挥,下令全军冲锋,我带领虎步营一马当先杀过去,典赫在左,黄晟在右,后面孙杨朗朗土豆众将也都红着眼睛拼命杀过来。

我骑着闪电追风马,最先冲入敌阵,正遇到四个武田赤备队兵,他们也都是人马俱披重甲,手持加长刺枪,四个人一起挺枪分别往我身上和坐下马刺过去,一看这熟练的配合度就不是我那普通的十战龙虎军能比得了的。

我把方天画戟一划,挥舞出满天血幕,一招“血戟”,顿时把四人秒杀,紧跟着又是一招五岳华斩,这高级技能被我用强大内力催动起来,在地上形成五个半月刀气,飞速向前划去,所过之处人仰马翻,无论人马,俱是一劈两断,有不少战马的肚子都被划开,肠子流了一地。

那日军将领一见,立即派身后两员倭将向我杀来,我大吼一声,也纵马过去,抬手就是一招“五雷轰顶”,天空中出现五道戟影往左面那人头上斩去,那人似乎看出我内力深厚,不敢硬接,急忙拨马避开,我挺戟往右面那人胸口刺去,他用枪架开,反刺向我的咽喉,这时左边那人也缓过起来,纵马过来两人联手跟我打了起来。

其实,使用必杀技和武将技是非常耗费内力的,一般都是在初战立威和突围或者一击必杀的时候才会用,因为自身的内力一般都是耗不起的,而就算我这么深厚的内力,在刚才连使数次之后也用掉了三分之一多,所以现在我也不敢随便再放大招了。

那两员倭将武艺非常厉害,十几个回合间,我竟然奈何不了对方,这时典赫和黄晟从左右杀过来,典赫双戟一划,左边那将便被砍成三段,与此同时,右面那人也被黄晟一刀砍下马来。

我在万军丛中哈哈大笑,用画戟往中军那个日本将领身上一指:“两位兄弟,跟我一起去杀了那个狗日的如何?”

典赫英俊的脸上满是激动之色,把双戟一挥:“我打头阵!”纵马杀向前面,两柄大戟过处,挡在身前八十多级的精兵如稻草般纷纷倒下,碎骨烂肉随着喷薄的血雾飞得到处都是,黄晟把手中破军刀一横:“我也去了!”舞开大刀,人挡杀人,佛挡屠佛。

这时徐庶带着虎步营和虎卫军也到了我的身后,我在马上仰天发出一声长啸,正要跃马冲上去,忽然徐庶过来叫住我:“主公不可!”

我把眼睛一瞪:“什么不可?”

徐庶急道:“现在只是敌人的骑兵啊,先头部队啊,如果一挥后面步兵大队追上来,我们这些人全都死无葬身之地了!”

“哎呀!”我急得大叫一声,徐庶的话犹如当头一棒,顿时让我清醒过来,对阿,敌军肯定还会有步兵的,这些骑兵只是先头部队啊,现在我们混杀起来,一挥人家的步兵队伍来了我们岂不是要全军覆没了。

可是,现在却不能下令撤军,因为我一旦下令撤军,对方的骑兵队伍肯定会随后碾压过来的,到时候我们这些人马肯定也会不到城里便也全军完蛋大吉。一想起对方远江弓箭手那变态的攻击力,我心底就一阵阵发毛,这些所有的兵种,只有刀盾兵或者我的虎步营能对那从天落下的重箭进行有效的防护,其他的全部都是几乎防御力为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