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回 司马颖杰
章节列表
第三十二回 司马颖杰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我和黄晟一举射杀四个神龙教徒和他们用法术化出来的黑色巨蛇,典赫几人也把那个叫做波斯猫的年轻人和大乔小乔救了上来,“波斯猫”早已经成了落汤鸡,浑身都湿个精透,身上大方的休闲装被水浸透,湿漉漉地贴在身上,额前短发零乱,眼里透出一股水汽,在阴霾笼罩一片苍茫的天底下簌簌发抖,不过手里还是紧紧握着那只木棍,仿佛是什么宝贝似的,江东二乔身上到干爽的,想必身上的衣服也是有避水功能的吧。

“波斯猫”和二乔被我们围在中间,吴辽几个人直勾勾地看着大乔小乔,眼睛通红,都要冒出火来,“波斯猫”警惕地看着我们,把手中那根短棍横在胸前,胸脯一挺,大声道:“你们是谁?想……到底想干什么?”

我皱眉瞪了吴辽他们一眼,然后对那个“波斯猫”说:“现在是我们就了你啊,你就连一句感谢的话也不打算说?”

大乔在旁边道:“我们为什么要感谢你?或许你就我们也是有目的的,哼,你们这些异民啊,每一个好东西。”转而双手挎在“波斯猫”的胳膊上,“还是我们猫哥哥好,呵呵。”

“就是就是。”小乔也过来指着我和典赫道,“虽然你们两个也都是帅哥,不过我还是喜欢我的猫哥哥。”

我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三个人:“实话告诉你们吧,我兄弟看上你这两个马子了,碰巧我们看神龙教的人嚣张气焰也不顺眼,所以就出手把他们给解决了。”

“波斯猫”看着我眼珠转了转,忽然说道:“你们可不能碰我,告诉你,我可是辽东袁狼的人。”

“哦?”我眉毛一挑,跟几个人对视一眼,笑道,“袁狼手下的人我都认识的,那你是他什么人啊,我怎么从来都没看见过你?”

“波斯猫”嘿嘿笑道:“告诉你,我是袁狼请来的贵宾,你们要是感动我,袁狼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我冷冷笑道:“小子,不要再跟我装了,你早就猜出我是谁来了对不对?说,你到底是谁,来这里有什么目的,是不是给日本人做汉奸来了?”

“波斯猫”的脸“腾”地红了,指着我急道:“你才是汉奸呢,我宁死也不会做汉奸的,告诉你我这人什么都可以卖,但是专有三不卖,一不卖身,二不卖肾,三不卖国!”他又挺起了胸脯,自豪地说道,“告诉你,我是青州黄巾军的队伍,我出生在司马懿家,名叫司马颖杰,字玄青,外号人称波斯猫,(由俺哥们“绝恋波斯猫”友情客串)告诉你,我师傅可是琅琊宫于吉的徒弟,嘿嘿,袁狼让呆呆王去求我们老大圆月发兵共同抗日,我们因为一直在跟曹操和刘备开战,所以分不出兵来,便先派我来了。”

吴辽圆眼一瞪,把胡萝卜粗的手指向他一直:“你小子不会是冒充的吧?哼,连那么四个神龙教的普通教徒都打不过,还想来抗日?”

司马颖杰脸又红了,怒道:“你凭什么看不起我?我可是我们青州黄巾军跟甘宁齐名的水军都督,打水战我可是很厉害的。”

一句话说得众人都大笑起来,旁边典赫摇头道:“当初我们一直在跟黄巾军打仗,可是从来只听说黄巾军水军都督只有一个甘宁的,从没听说过还有这么一号人物。”

我冷冷问:“既然是银星派你来的,那你有什么信物?”

司马颖杰垂头道:“本来有一封信的,可是我们一出来就遇到神龙教的人了,几经周折……便给弄丢了。”

“哼!”我冷冷笑道,“小日本派你这么一个汉奸过来做卧底手段也太不高明了!虎卫军,拿下!”

两旁九十多级的虎卫军立即过来六个人,司马颖杰把手中小棍一横:“你们再赶过来,别怪我无情了。”那些虎卫军只听我一个人的命令,哪会理会这些,部分说上前先把二乔摁倒,司马颖杰大怒,把小棍一顺,射出道道白光往虎卫军身上打去,口中大叫道,“是你们逼我的,打死了可不要怪我!”

我们听说他有那么大的名头,又是于吉的徒弟,又是司马懿的儿子,这一道白光射出还不把我的虎卫军秒了,见他白光一出,我和典赫纷纷出手,各打出一道“御飞神刀”过去,跟白光对上。

“啊!”司马颖杰一声惨叫,左肩和右腿大腿处被我俩的御飞刀洞穿,打出两个拳头大小的血洞来,血肉模糊倒在地上,我和典赫对视一眼,惊异不已,虽都没有想到这小子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竟然如此不堪一击,那白光还没等跟我俩的御飞刀碰上便化为无形,看来他真的是冒充的。

旁边虎卫军过来把它捆上,我撇下一颗药丸,命令虎卫军给他吃了,然后带回台安城。

吴辽几人砸着嘴过来道:“老大,那两个妞可是极品啊,赏了俺吧。”

我摇摇头撇下一句话:“我都要了!”然后一催坐下闪电追风马,领先望下游驰去,只留下一众将领目瞪口呆地杵在原地,半晌,吴辽才高声叫出来:“狼小子,你真他妈不是东西,老子为你出生入死,你竟然连个妞都舍不得,舍不得也就算了,竟然要一个人独吞,你奶奶的,回家让小月罚你跪洗衣板!跪暖气片!跪CPU!”

我们又沿河看了一圈,大雨刚过,到处都是湿漉漉的,水洼里存满了积水,泥泞不堪,鼻腔里闻着那种闷湿的水汽,有一种说不出得难受感。

回到台安城,我一面命人把司马颖杰关起来,不许放走,一方面派人其快马到冀州找袁阅,问问到底有没有派这么一个人过来。

不多时斥候来报:在城东南方向发现有大匹人马出现,打得是倭国第六军少彦名的旗号,全部都是骑兵,大约能有一万多人。

西门秋月看了我一眼,我拉过她的手,在她手心上轻轻捏了一下:“放心,这一万多日本军肯定全部吃掉它的!”

先前进城的时候,我吩咐没有把城外的营帐撤掉,如今让黄晟、孙杨、吴辽、入冢狂斧每人领一支人马埋伏在寨中,另外派赵影、张三、魏文各领一支人马在实力之外埋伏,如果看见日本军来,不跟他打放他们过来,等听见城上战鼓声响,立即回头反杀过来。又令城上将我军旗帜放到,虚打骨龙的旗号,专等日本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