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回 计中计
章节列表
第二十九回 计中计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得天独厚!我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地方遇到他,因为这个游戏里没有通讯器,要送个信息也只能靠“八百里加急”这样的方法用马跑的,所以自从当年汜水关一别之后我们再也没有通过消息,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他。

得天独厚喝了一口茶,然后缓缓道:“狼小子,你交给我的任务我可都是给你办的好好的,可是你给我的承诺呢?”

我哈哈大笑,拍着他的肩膀道:“你小子不要跟我说着个,你想要什么官职啊,我到朝廷那里去给你买。”

得天独厚也笑道:“算了算了,现在三国有两个朝廷,你到那个朝廷去给我买?哈哈,其实么,我对这个虚拟的官职还真就没放在眼里……”说话间看到在我身旁坐着的西门秋月,惊道,“这不是……这不是当年公孙瓒手下的西门秋月么?”

我笑着搂着西门秋月道:“现在啊,已经是我们家的人啦,哈哈,兄弟,以后我们结婚的时候你可要来喝喜酒啊。”

“一定一定!”得天独厚顿了顿道,“狼小子,其他的事先都放一放,我这次来确实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说着想了想,然后才说,“我是建安四年就来这里的,当时是打着抗日的想法来的,本来也想过去投靠公孙瓒,可是看到当时很多玩家都受到他们军中NPC的歧视,而且有功不补,有过重罚,我便转到这里投靠了当地的山贼头领骨龙。”得天独厚说到这里,看想西门秋月。

西门秋月一直在静静地听着,两眼笑吟吟地看着得天独厚,这时见他看想自己,点点头说道:“不错,当时公孙瓒的政策就是这样。”

得天独厚叹道:“本来想凭借骨龙的实力跟小日本好好打一仗,可是那没用的东西,我出的好多计策他都不听,只会蠢打蠢杀,连续三场大战,被日本人杀得丢盔弃甲,溃不成军,最后不听我苦苦劝阻,投降了日本人,吃着日本人赏的饭,拿着日本人赐于的军饷,在此苟且偷生,我劝他用日本人的钱来招兵买马然后反咬日本,可是,那个没用的东西被人家彻底打怕了,原本满身的骨气也被人家打没了,这不,前些日子接到日本人的号令,要去进攻黑山,我苦苦劝住不听,被你一战杀回城里。”

我淡淡一笑:“怎么?他是要来投降我?”

得天独厚垂头丧气道:“我当然劝过他投降你,可是,那个傻逼带冒烟的东西,就迷住小日本那一窍了,说什么日本兵强马壮,最厉害的是人家有钱,可以拿钱来砸!我们的队伍迟早要败退回关里去,我一听那个气啊,心想这台安是保不住了,便设计偷偷出城来找你。”

我大喜:“你是要作内应帮我取城?”

得天独厚叹气道:“骨龙已经怀疑我了,现在我已经出来就不能再回去了,不过取城办法我倒是有一个。”他摇了摇孔雀扇,“我在这个地方也住了好长时间呢,这台安位于辽西平原中部偏西,数九河入稍,十年九涝,如今正是雨季,看现在头顶这块乌云,我估计大雨最少还能下上三天,咱们不用一兵一足,只准备避雨措施,把大军迁往高处屯扎,然后多准备竹筏水排,坐看水淹台安,待天晴之日,趁机夺城,可省不少气力。”

“哦?”西门秋月道,“难道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大水淹没台安么?那么骨龙怎么不把城池迁往别的地方去?”

得天独厚笑道:“嫂子心急了不是?我话还没有说完呢,哈哈,不错,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涨大水啊,不过后来是我出的主意,修护城河,把洪水引入双台子那边,如今我们只需要把护城河南口堵住,则台安城必破无疑。”

“好计!”我激动地跳起来,“还是他妈的你小子够意思,回头我送你点好的。”

得天独厚一撇嘴:“曾经答应人家的还没有兑现呢,现在就又承诺了?”

我笑道:“咱不是好哥们嘛,提这些干啥,将来你要当官也好,要黄金也好,我给你就是!”

得天独厚“呸”了一口:“我可不敢指望呢,我呢,还有一计可以帮助你破日本。”顿了顿道,“日本的后方屯军都在辽阳,现在你们在这里取台安,我取辽阳假装向日本求救,约定五天为限,五天后你们取了台安,我领日本军到此,你们可以实现埋伏,到时候破了日军主力,我们就可以直取朝阳,袭击小日本的背后,则板井士郎前方军队便都成了‘孤军’,再和黑山方面的部队前后夹击,日本军必败无疑!”

“好,好啊!”我拍着得天独厚的肩膀,“若是此计能成功,我可真得好好谢谢你啊,那个……你什么时候动身?”

得天独厚道:“当然是现在就动身,要不然大部队行军,五天可赶不回来。”

“好吧,那我也就不留兄弟了,五天之后我等你好事。”说着我取出十枚汉玉币来给他:“这些给你在路上做盘缠吧,别嫌少,转世之后,哥哥我也穷了,等你回来以后,我们在好好聚聚。”

得天独厚也不谦虚,把汉玉币收起来,然后向我和西门秋月告辞,转身迈入参天的雨帘之中。

我高兴地对西门秋月道:“这条计策若是成功,那我们我可就把辽东全部夺回来,哈哈。”

西门秋月低头沉思了一会,然后才问我道:“刚才那个是你什么人呢?你真的就那么相信他?”

我一愣:“我们刚开始玩游戏的时候就认识了阿,怎么……他在骗我们?”

西门秋月秀眉微蹙,疑惑道:“骗没骗你我不知道,但是他说的话有几分可疑的地方。”

我大吃一惊:“有什么可以的?我怎么没看出来?”转念又回忆了刚才说话时的情景,“他说话时也没有露出什么可疑的地方啊?”

西门秋月淡淡一笑:“每一个想骗你的人都会故意露出点可以的样子让你看到啊。”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搂在怀里,在她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好宝贝,告诉我啊,他到底什么地方可疑啊?”

西门秋月也不挣扎,安然靠在我的怀里,掰着手指头给我数:“现在此地大雨瓢泼,平地水积数尺,我军后方补给线又远,理应该速战速决,况且我们也有那个实力,可是他却告诉我们坐等洪水,这便是我觉得他不妥的地方,试想一下,如果这是他的缓兵之计,让我们在这里等他三天,然后他去找日本人搬救兵,呵呵,到时候城里城外两面夹击,我们十万大军就全都完蛋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