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网游三国之乱世神医

追风马,马踏大江南北,方天戟,戟打长城内外,济世针,针刺枭雄铁胆手术刀,刀切...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回 土匪骨龙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八回 土匪骨龙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台安位于辽河平原中部偏西的位置,在戏刚开始的时候仅仅是一个人烟稀少的新手村,隐藏属性的幸运值低的玩家都出生到这种地方来,骨龙就是其中的一个,他是最早出生在这个新手村的,由于玩家稀少,很长时间才能刷过来一个,所以这里的资源都被他一个人所独霸。

骨龙为人心狠手辣,曾经利用各种手段,除去了这个村子里的一系列反对他的呼声统一了台安,又收复了附近一座矮山上的山贼,从此附近方圆数百里都被他所占据,骨龙成了这里的土霸王,NPC农民们都称他为“红胡子”,说白了就是土匪。

骨龙近十个游戏年就这样过着独霸一方的生活,无忧无虑,一直到日本人的到来,跟那些拿着刺刀的日本人打了几仗都以失败告北,骨龙的自信心极度受挫,好在日本人并没有为难他,相反还封了他的官,供给他不少的军饷,骨龙拿着日本人的钱大肆招兵买马,人数迅速膨胀到十万多人,不过他仍然不敢反抗日本人,因为后者实在太厉害了,当初的那最后一场血战给他心里深深留下了恐惧的阴霾。

那是一个万里飘雪的晚上,他刚带领大队马刀手冲过去,日本人好像吓傻了一样,根本不知道反击,上弦的弓箭并没有发出来,他更加坚信自己的实力,大吼着带领手下的兄弟直接冲向为首的那个穿黑色鲨鱼皮甲叫做黑歧佐之介的日本元帅。

那些日本人好像是吓傻了一样,直到他们冲到跟前了也没有动静,骨龙忍不住自豪地想:他们是在怕我们手中的马刀么?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啊!

可是,就当他们冲到敌军阵前不到一百步的时候,敌人的弓箭手开始设计,不过只是朝天上散射,并没有瞄准自己,骨龙有些纳闷:难道这是“鸣枪”警告?

下一刻,他们的厄运来了,先前射到天空中的箭支又向下坠落下来,锋利的箭头挟带高空下坠的力量,很容易射入自己人所带的头盔和铠甲,数千名手下就在一阵箭雨倒下了,他亲眼看见刚才还和自己聊天说话的兄弟被利箭贯穿入脑而死,沾满鲜血的箭头从下巴透出来,惊恐地瞪大眼睛倒在血泊里。

骨龙大声嚎叫着,然后,日本人的重骑兵来了,像坦克一样在自己的兄弟身上“趟了”几个来回,自己的一万队伍就全部死伤殆尽,他大声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不过只是一个有戏而已,死去的人还能复活的。

“不错,这只不过是一个有戏而已,所以,你们那些可笑的‘反日’,‘爱国’都是没有意义的,把那些伟大的重任都交给你们自己的政府吧,你不过只是一个普通的地球人而已,如果有一天我们跟火星人打仗,日本跟中国还是兄弟的。”那个叫做黑歧佐之介的日本元帅拄着刺刀大声地对着骨龙说道,“我们不会杀了你,你还会复活的,那样没有任何意义,我可以供给你们军饷,封你的官,你以后就是辽东军驻台安冠军少将。”

骨龙浑浑噩噩地回到台安老巢,从此,他彻底失去了当初的杀气,再也不敢再跟日本人对抗。

后来,他听说西门秋月也被打败了,那个如仙女般,谈笑间全歼日本数十万大军的女孩,那个调兵遣将斩杀小宫藏豪的女孩,连她也败了,骨龙心里犹如打翻了五味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再后来,他又听说游戏初始的第一“名人”天狼星的转世来幽州打日本人,不多时就传来黑歧佐之介兵败身死的消息,骨龙不知道自己是应该高兴还是悲哀,他脸上除了苦笑就是苦笑,到了现在,他也剩下苦笑了。

前几天,日本人又来了,这次是三大元帅之而的板井士郎,据说那是比已经死去的黑歧佐之介还要厉害的家伙,他刚一来就派上数路大军,也让自己领兵前去主战,它可比黑歧佐之介狠多了,天狼星阿,那个几乎被神化了的玩家,他能取胜么?

骨龙跟天狼星也就是袁狼的第一战就败了,被人家撵回台安,如今的台安已经被他升级成为县了,四周也用城墙围住,还挖了护城河,连续三天,骨龙都龟缩在城里生着闷气。

骨龙手下第一谋士得天独厚道:“我们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是那袁狼的对手,我们可以派人突围出去向日本人求救,另外,此时正值雨季,三天两头的下大雨,袁狼的人马在城外全都泡在水里,我看只要我们并力死守,他们不久便会退却,到时候我们随后掩杀,一定能将他们杀得大败。”

骨龙一听见“日本人”三个字就感到头疼,他揉了揉太阳穴,皱眉道:“袁狼现在已经把我城池团团围住,他手下猛将比比皆是,我们这里谁能冲得出去到辽阳向那里的日本人求救?”

得天独厚扇了扇手中的孔雀扇,笑道:“这件事其实很容易的,游戏中倭国登陆辽东,各地玩家NPC鱼龙混杂,各派玩家遍地都是,我曾经在洛阳的时候跟那天狼星曾经相处过一段时间,我的话他还是会相信几分的,今天晚上我就偷偷出城去,如此如此,然后便去辽阳搬救兵,到时候我们在城里坐山观虎斗,日本军胜我们便投降日本,袁狼兵胜我们便投降袁狼,台安城便保住了。”

骨龙看着窗外的大雨,担心道:“若是日本人不来相救呢?”

得天独厚道:“我看他日本人必定来救,若是台安有失,袁狼必定长驱直入渡过辽河取辽阳,到时候切断了板井士郎的补给线,前面日本军主力便成了孤军,还有着腹背受敌的危险,想必袁狼兵处台安也是想到了此点,若是此计成功,则辽东大地就全部属于袁狼的了。”

骨龙无奈地点点头:“好了,小彬,你去吧,一定要成功啊,我这十几万的基业可就全靠你了。”

看着门外的大雨,我搂着西门秋月坐在床上,听着“哗哗”的雨声,我俩的心都贴在了一起,我不由得打心底感谢这个游戏,竟然在这里给我创造出来这么一个美好的“泡妞意境”,虽然小月说她还没跟我完婚,不同意跟我做“那事”,不过如此佳人,单是这么搂着心里就已经很受用了。

“小月。”我把嘴贴在她的耳边轻轻唤着。

“嗯?”西门秋月答应了一声,“干嘛?要跟我做诗?”

我哈哈一笑:“你是中文系的,我哪里做得过你啊。”我甜甜地问道,“等我们把日本人撵出辽东就在游戏里结婚好么?”西门秋月不答,我又继续问,“这个游戏里是可以生孩子的啊,你说我们将来生一对麒麟宝宝好不好?”

西门秋月白了我一眼,半晌才脸红道:“我才不要生怪物。”

“那就生个玩家好了,哈哈,看看到时候那个家伙转世到咱家给咱俩当儿子……”我话音未落,外面亲兵来报:大寨外面来了一个叫做得天独厚的道士,说是将军您的故友。